恶白兔与大灰狼们(NPH)

第十五章冷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刻鱼的小说 本章:第十五章冷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夜店错综复杂的地底结构和迷g0ng一样,灰暗的灯光和庞大的场地,无数的入口出口更增加了进出的难度,今天因为有互动,所以服务生们也繁忙的到处走动,平时常见的定点现在都无人看守。

    夏怜乱走了一会儿还晃到了地底的备货区,看到人来人往,又顺着人流的方向走去。

    好像夜店里谁开了好多酒,这里闹哄哄的,长腿的美nv们举着灯牌,银se的金属面罩更给她们增加神秘感,伴着音乐的节奏,摇摆着腰肢迈开步子走向卡座。

    跟着一层板都能听到到处都是迸发着尖叫声,夏怜磨蹭了会儿,看到拐角的楼梯,这里应该可以上去吧?

    实在是太痛了,她现在走路都靠挪,没想到上去里只看到闹哄哄的平台,这梨夜究竟是个什么结构,这不像是之前的二楼。

    面前是一片封闭的空间,夏怜迟疑了,想了想要不要退回去,退回去没有人,这里好歹换了层楼,不如上来吧。

    顶着脚踝钻心的疼痛迈脚走上来,这层楼让人感觉像是到了会所,昏暗狭长的走廊,穿着暴露的人流进进出出,小房间都是褐se的玻璃装饰,让人看不清里面,连个服务生都没有。

    夏怜在楼梯口磨蹭了一会儿,有点后悔没带手机了。

    这下只能上前去主动问路,刚好有人打电话推出门,穿着一身商务,夏怜站在这里耐心的等待那人打完电话。

    “你好,请问那个主舞台在哪里?”也不知道是不是这样问,音乐声音太大,男人下意识的就凑近,夏怜忍着不适又大声的重复了一下。

    看到男人的表情变得很熟悉,那种充满,我懂得的seyu的表情,夏怜感受他的眼睛一直在瞟x口,伸手挡了挡。

    男人挥了挥手机,示意夏怜跟上,没想到刚刚的房间冲出来身着黑se吊带长裙的nv人,拿着包抡向了夏怜“滚——”

    夏怜本来站在楼梯口,看到nv人气势汹汹过来,身t敏锐的感觉到不对,下意识就后退了几步,凶狠的nv生抓着链条,手撒开包打在了夏怜的脸上,一脚踩空,夏怜翻着从楼上滚了下来。

    昏天黑地的,夏怜几圈下来腿和背已经感受不到疼痛了,脑袋空空,根本来不及思考,当时感觉这世界都静止了,音乐瞬间放慢,耳朵似乎能听到灰尘拍起的声音,好像有人拿着铁板拍打在身上。

    “嘣——”重物砸在地上。

    似乎已经没有疼痛的感觉了,明明只撞了几下,却感觉一直在翻滚着,像一个无底的深渊一直在吞噬她,呼叫,喧闹,也没有回应,蜷缩在这黑暗的世界里,沉沉睡去。

    “——有没有人啊,帮帮忙——这怎么回事呐——”一个nv生在她耳边一直呢喃,她蹲在夏怜旁边,明明是准备上楼,结果就在这个楼梯脚看到头破血流的她。

    “你没事吧,醒醒啊,太恐怖了”,她晃了晃夏怜,本来想把她拉起来,扭头就去喊人。

    外面世界的声音好像很嘈杂,夏怜耳朵隐隐约约能听到话语,太疼了,五脏六腑都疼,自己的脑子会不会摔坏了,摔下楼还没来得及抱紧,昏迷乱想了一会儿。

    夏怜听到了救护车的声音,本来想睁开眼睛,眨了眨,感受到黏黏的不舒服,头昏昏沉沉又睡si过去。

    ......

    等到醒过来,感觉自己的身t零零碎碎,能动的只有眼睛和脖子,夏怜头转了转,看到病房其他两个人,那两人看到自己醒了,立马叫了护士过来。

    面前这个淡hse的长发齐刘海,浓浓的黑se眼妆,穿哥特吊带裙的nv孩一路跟着护士,听她的转述,就是自己倒在了楼梯口,刚好被她发现了,她就立马送来了医院。

    夏怜充满了抱歉,但是发现自己没办法讲话,说不清楚,nv孩像是看出了夏怜的忐忑。

    “你别害怕,你现在可能伤到这里了,所以你现在会头晕还有一些其他不适的症状,所以你可能要继续呆在这里一会儿。”她善意的指了指脑袋,又指了指护士。

    “好像还要去检查很多事情,我之前好像见过你,你还有印象吗,那次和许邑一起玩儿的,抱歉我只认识他,你和许邑熟吗?我帮你叫一下?”

    她也不问为什么会倒在那那里,夏怜这下迟疑了,这时候,还真的没有可以找的人。

    像是放弃治疗,她两眼望着天花板思索了一番,脑子里晃过去几十个名字,朝nv孩点了点头。

    nv孩走出门去打电话,过了十几分钟,夏怜看到景淮提着她的包来了,景淮像是移动的冰山,冷漠的让夏怜现在的疼痛都缓解了。

    她现在也只能躺在床上,看两个人交谈去办理事情,现在话都说不了,真的是憋屈,之前是怎么摔下来的,现在一想事情脑子还有点晕,值得闭目养神,不知不觉又沉沉睡过去了。

    景淮现在回来就看到她安安静静的躺在这里,把她的包放在床头,搬了跟椅子坐在旁边,她现在的脸和头都包扎起来了,看着很滑稽,护具套在腿上,整个人臃肿,穿着一身病号服,头发也乱糟糟的,第一次看到她这个样子。

    她从第一次到家里就是安安静静的,从来不主动说话,也不会主动找他,每次她妈去找景恬,她可能都不知道,她掩饰不了那种,无奈又心酸的表情,总装的一副淡然的样子,全家人本来都烂透了,还要一起和和美美吃饭聊天。

    上学也是她起的早早的,等到下楼她都已经出门了,在学校偶尔也会遇见,但是她总是淡漠又疏离的态度,不过这样也好,省的还要伪装出来一副和谐相处的样子,反而这样的态度相处起来更安心。

    她和其他人的关系,怎么发生怎么出现,景淮一点也不想知道,也从来没有问,只是某一天发现他们的亲密,惊讶了一下,又恢复了之前的情绪,毕竟这个圈子的目标早就安排好了,那么其他的事情也不重要。

    把定位和房间号分别发给了季冷和苏炎彬,景淮起身把椅子摆好,去护士台留了联系方式,又默默走了。</div>


如果您喜欢,请把《恶白兔与大灰狼们(NPH)》,方便以后阅读恶白兔与大灰狼们(NPH)第十五章冷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恶白兔与大灰狼们(NPH)第十五章冷并对恶白兔与大灰狼们(NPH)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