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幻+人外】恶犬

十六只恶犬-诈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鲨鱼辣椒的小说 本章:十六只恶犬-诈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tr>

    </table>

    <tr>

    <td>

    <div id="content" name="content" style="line-height: 190%; color: rgb(0, 0, 0); ">这次的魔族攻击事件应该算是近几年来最惊人的一起,巡逻的狮鹫兵团足足在原地探查了快半天才离开,走之前还留下了标志,以后还会再来调查。

    这半天里利维很烦躁,因为他不想在教廷的人眼皮子下面待着。

    阿萝也很烦躁,因为狗东西一烦就老折腾她。

    现在终于找到了可以离开上路的空当,利维眼神黏稠地看了她好一会,她浑身汗毛都站起来了,他才t1an了t1an嘴爬到马车外面。

    阿萝靠在车壁上松了一口气,在脑海里回想他那个提议,一方面觉得在床上可以放开手脚攻击他很让人心动,一方面又觉得不太舒服,怎么折腾了一圈她还是要靠出卖se相苟活。

    这种时候,好怀念十岁的利维小朋友啊。

    她烦恼地坐直,掀开破破烂烂的马车帘子看外面。狗东西几步走到蔫巴巴的克萨托身边,将他一把提到马车车辕上,凶巴巴地教他驾车。

    红发小可怜脸都被凶恶的大蜥蜴吓白了,还是一点都不敢反抗提着自己领子的黑发男人,ch0u噎着接过那根马鞭。

    大蜥蜴见命令自己的从那个危险的男人变成了一个弱了吧唧的小子,立马挣扎着要从车架里逃跑,嘶声咆哮着去咬克萨托。

    结果克萨托尖叫得b它还大声。

    最后利维各揍了一顿他们才老实了,马车歪歪扭扭地前行起来。

    狗东西又钻进了马车。

    阿萝忍不住又紧张了。自从确定他对她的身t有很大兴趣,但对她本人没有之后,阿萝几乎就决定了还是要付出身t换点别的东西,自由或是安全什么的。

    反正跟他睡也不讨厌,这人就连神智不清的时候都没有恶习,她也有爽到。

    ……但是还是紧张啊啊啊!

    前高中生阿萝端庄地闭目养神,在心里尖叫。

    狗东西像是存心不让她好过,一上车就贴着角落里的她坐下,热烘烘的男人身t挨过来,她不舒服地贴了贴墙。

    狗东西又贴了贴她。

    “……”

    阿萝恼了,脸红红地推他:“你不是说晚上嘛!天黑还远着呢滚远点!”

    利维又笑出了好多颗獠牙:“你同意了?”

    他翡翠绿的眼睛里露出一种猫科动物的狡黠,还有带着q1ngyu的暧昧,阿萝张了张嘴,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恼火地又闭上眼睛,任他挤去。

    她在心里盘算起了自己会的杀伤x法术。

    没有考试的时候,一周过的好漫长,而当知道这周五要考试时,周一二三四就像流水一样哗啦啦地飞速过去了。

    阿萝现在就有这种感觉。

    她复习法术累了,掀开马车帘子看了看外面,发现天居然已经暗沉了下来。

    “……”她张大了嘴,下意识地看了看旁边闭着眼睛抖腿的利维。好在狗东西似乎没有注意时间,没再流里流气地说些什么让人脸红的荤话,他安静地靠在马车壁上,刮掉了胡子的面容有些青涩的英气。

    又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天se已经彻底黑下来,温度也下降了很多。阿萝搓了搓手臂,听到克萨托在外面打了个喷嚏。

    这次没有侥幸,利维睁开了眼睛。他左右看了看,绿眼睛里有些含混的迷茫,像是刚刚从梦中醒来。

    但是对上阿萝的眼睛之后只过了一秒钟他就变讨厌了:“看老子g什么?这么等不及挨c吗?”

    声音有些初醒的喑哑,又低又磁,但是完全不能掩盖其中的恶劣意味。

    阿萝在心里默念大悲咒,以不变应万变。

    他俯身过来,轻轻咬了咬少nv的脸颊,然后在她还没反应过来之前畅快地伸着懒腰出去了。

    留下背后的阿萝气到骂人,大悲咒被咬碎在牙根里。

    妈的,他刚刚那个动作,那个眼神,分明笃定老子就是他桌子上的一盘菜!

    晚餐吃的是狗东西从驿站捞出来的g粮。克萨托忙忙碌碌地收集着g燥的灌木升起了一团小小的篝火,他们将r0ug和面饼烤热,再掰碎吃下。

    利维本来想去狩猎的,但他刚走开没两步,不远处就出现了一群不知道是什么的幽幽兽瞳,它们鬼鬼祟祟地盯着孱弱的人类少年少nv,发出不耐烦的刨土声。

    于是他皱着眉上去杀戮了一番,又带着满身血迹回来:“是tam杂种郊狼,r0u难吃的像圣水。”

    没吃过圣水也没吃过郊狼的阿萝和克萨托啃着手里的脆饼看他,他们觉得这g粮还挺好吃的。这应该是个大商人留下的物资,里面抹了复杂的香料,面里还掺杂了r0ug,他们都觉得伙食很不错。

    狗东西烦躁地咂了咂舌:“废物,老子离开你们两步你们就会被拖走吃成骨架。”

    两人无辜地看他。

    于是利维骂骂咧咧地靠着火堆坐下来,咔嚓咔嚓地撕咬着g粮里的r0ug,他不吃素食。

    野外的生活很枯燥,吃完晚餐,找个下风口解决个人问题,再用行李里的清水洗漱一下,基本睡前工作就结束了。

    阿萝躲在马车后用水擦了擦身t,在小风吹拂的微微冰凉感中套上自己的短衫,一扭头就跟一双幽幽反光的绿眼睛打了照面。

    尖叫着念咒之前发现是利维,她的恐惧一gu脑转变成了怒火:“你又ga0什么啊!”

    马车遮蔽了大部分篝火的光线,她看不清黑发的高大男人的面孔,只能隐隐察觉到他正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

    虽然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事到临头还是有些慌乱。

    阿萝没忍住逃跑了,从马车的另一面转到有篝火的那边去。

    克萨托正在那里解开他的小辫子清洗,看到少nv跌跌撞撞跑过来,立马意识到了什么,紧张地站起身。

    好兄弟!

    信号递出去,看他一溜烟向不远处一块凸起的大石头跑过去,阿萝终于安心了一点,扭头咬着唇,强作镇定地看着跟着她信步从黑暗中走出的利维。

    他的绿眼睛亮的像名贵的宝石,带着脸上的yuse有些骇人的震慑感。

    接着他猛地一伸手,一块石头从他手心里高速飞s出去,直直打在克萨托的后脑勺上,他叫都没叫一声就软软扑倒在地上,险些被篝火点着衣角。

    阿萝眼皮跳了跳。

    利维发现了她表情的古怪,忍不住笑了:“……不是吧,你和老子shangchuan让他在一边帮忙?你以为老子喜欢被别人围观办事吗?”

    没关系,没关系……这只是第一手准备,她猜到了有很大几率失败。

    黑发少nv站在篝火的光芒下,镇静地看着高大的男人一边解着x前的衣扣一边慢吞吞地走向她。

    这种时候他更像猫了,用餐前的游刃有余。

    他的上衣丢在地上,露出ch11u0深se的上身,肌r0u虬结疤痕纵横,在火焰下泛着x感的光泽。

    靠近了,靠近了……

    他脚踩在那一片土地上,身t贴近阿萝的瞬间,少nv双手手心亮起光芒。

    她眼中也亮起光明神的图腾,喉咙中念诵出繁复的咒文,用手心的引导术将她提前布置在地面上的捕获阵一一点燃。

    男人的双脚被法阵牢牢绑缚,那根危险的尾巴也被后方的法阵锁定,禁锢在空气里。他只有去宰杀郊狼时离开了一小会,几分钟,她就画出了这样一套稚neng但复杂的法阵。

    他忍不住笑了。

    “真不错,这法术老子熟得很,挺难的吧?那些教廷的走狗老用这玩意抓老子,一帮废物。”他笑嘻嘻的,就像此刻被捕捉的不是他一样。

    阿萝额头渗出细汗,是挺难的,不过现在看来有些效果。

    她不放松,警惕地加大力度,准备立马在捕获阵上叠加一个重力阵,最好能让这狗东西马上失去反抗能力,他笑得她怪害怕的。

    在她念咒语之前,感觉视线忽然黑了黑。

    这突如其来的变化让她一愣,接着就听到了男人欠揍的声音:“今天在车上……你咬老子,喝了点血,还记得吗?”

    当然记得……她下嘴唇现在还有点破口。阿萝没有接腔,谨慎地用手心的引导法阵对准禁锢阵,防止他逃跑。

    下一秒,她的视觉完全消失了。

    黑暗中,她眼中的光明图腾逐渐熄灭。基于视线的引导法术开始失效,在少nv完全没反应过来的一秒之间,利维就挣脱了闪烁的禁锢阵。

    接着在她终于反应过来事情不对开始转身逃跑的时候,那只有力的手臂已经揽上了她的腰:“……永远不要小瞧一个带毒的高阶魔族。”

    他从背后拥抱着惊惧不已的她,ch11u0的前x顶着少nv瑟缩的后背,双手胡乱r0u着这具软绵绵的身t,猩红的热舌重重地t1an上她的耳廓:“老子的毒可不只是会让你发情哦。”

    阿萝看不到,惊得眼眶都红了,利维的能力高出她的预估太多……她学习的课本里并没有完整收纳蝎尾狮这一支的能力。

    她下意识地推拒着男人覆上自己心口感受心跳的手掌,嘴里就要念出最熟悉的光爆术。

    利维没有给她机会,几乎是她出声的瞬间,她的发声能力也被剥夺了。

    又瞎又哑,还被人捉在怀里的感觉太糟糕了,阿萝无声地咒骂着他,推搡着他的手臂。

    他故意隐瞒自己的能力,早就计划好了要这样一点点破坏她的反抗,像是捉到老鼠之后闲闲的逗弄。

    身后的男人开心地笑着,用力而嗜血地咬她颤抖的脖颈:“……别怕,会还给你的,等老子爽完。”

    ============

    明天就do,si去活来那种do(点头)</div>


如果您喜欢,请把《【西幻+人外】恶犬》,方便以后阅读【西幻+人外】恶犬十六只恶犬-诈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西幻+人外】恶犬十六只恶犬-诈并对【西幻+人外】恶犬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