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淫风录

盛世淫风录第三十六章 警花劫

类别:辣文肉文 作者: 本章:盛世淫风录第三十六章 警花劫

请收藏本站域名:http://www.yishug.cc 防止遗忘,或在百度搜索“一书阁”,谢谢大家捧场!


    盛世淫风录第三十六章警花劫作者:金银妖瞳201656发表字数:15044第三十六章警花劫清晨,冬日的晨曦笼罩着远处的山头,在从团结村回两江市的高速公路上,一辆宝蓝色的宝马x6飞驰着一路向前。开车的人是任江山,他的手里拿着一杯咖啡,是在上一个高速服务区里买的劣质速溶咖啡,呛人的味道和糟糕的口感,喝得对咖啡颇有品味的他直皱眉头,不过在经历了昨日一天的调查和昨晚跟薛玲的缠绵之后,他又的确需要这些咖啡因的刺激,来使自己能保持充足的精力来开车。

    薛玲把副驾驶座的座位放平,安心地沉睡着,身上盖着任江山的外套。看着薛玲日渐消瘦的面庞,任江山的心头涌起一阵怜惜:这个女人为了自己,真的是付出了一切。也许在解决了这次的危机之后,自己是不是该考虑跟她结婚吗任江山不由得愣愣地出神,曾几何时,他觉得结婚这种事对自己而言实在太远了,他并不是觉得薛玲配不上自己,薛玲美丽能干,虽然年纪上比自己大几岁,但肯定是一个很好的妻子,只不过就在他想得有点入神的时候,手机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响了起来。任江山一惊,赫然发现自己的车速在不知不觉之间已经飙到了160多码幸亏这时在清晨车辆稀少的高速路上,要不然这样出神开车,非出事不可

    减慢车速,任江山看了看来电显示,是哥哥任江海的来电,抓起手机接通,任江海的声音传了过来,电话里他的声音低沉地可怕,而他接下来所说出来的话语,竟然让听到的任江山全身发冷,抓着电话的手,不由自主地发着抖。

    此时薛玲也让刚才响起的电话铃声吵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看着身边的男人。任江山缓缓地放下了手机,可是他脸上的神情,却让薛玲不用开口询问也能知道:出事了,出大事了

    任江山踩在油门上的脚发着力,宝马x6的速度越来越快,仪表盘上显示的数字飞一般的往上涨,120,130,140,150,160,170,180薛玲最终都没有开口询问,从任江山眼角流出的两行热泪,清楚地告诉她这个自己心爱的男人此刻心中的悲痛。她坐直了身体,把座椅的靠背放回到原位,目光炯炯地看着前方,她只知道,无论前方的路是通往何方,是刀山火海也好,是寒冰炼狱也好,自己都会陪身边这个男人走下去

    许震死了。

    这是任江海刚才在电话里通知任江山的,今天清晨,许震的玛莎拉蒂在距离市郊他姐家别墅不远处的悬崖下被人发现了,车毁人亡。

    警方已经做过了初步的检查,许震的死亡时间,法医初步推断大约是夜里的十一点半到两点钟之间,不过具体时间还需要进一步的解剖验证。在他的体内已经检测出大量的酒精残余,相信出事的原因是在大量喝酒之后开车下山而导致出了意外,车子失控,冲破护栏摔下了悬崖,造成司机许震当场死亡。

    任江山和薛玲赶到殡仪馆的时候,就看到一具尸体上盖住白布,静静的躺在那里,任江海和许雪两人站在旁边,都已经是泣不成声。任江山颤抖着手,想要拉开白布看看许震的模样,任江海却轻轻地拉住他的手,沉痛地摇了摇头,意思是不要看了,那尸体的样子实在是令人不忍猝睹。

    “怎幺会怎幺会这样”任江山缓缓地蹲了下去,双手紧抓着自己的头发,他不愿意相信,许震死了多年来嬉笑打闹,一直在自己身边的兄弟,居然就这样死了

    许雪大声地哀嚎起来:“弟啊弟这不不是真的啊”她跪在许震尸体躺卧着的床边,手紧紧地拽着面前冰冷的铁床,痛哭流涕。

    任江海也蹲了下去,伸手轻轻拍着许雪的肩膀,一双坚毅的眼睛里也是热泪盈眶,许震是他多年的好兄弟,可以说是除了任江山之外,他在这个世上最亲近的朋友,看着兄弟的尸体就这样冷冰冰地躺在那里,他心里的哀痛丝毫也不比许雪少,只不过他较早得知这个噩耗,已经过了最震惊、最不愿相信的那个阶段,心底已经接受了许震已经死亡这个无可挽救的结局。这段时间里意外一件紧接着一件,此刻的他,不得不暂时把悲哀先放到一边,思考起接下来即将要面对的狂风暴雨。

    就在此时,太平间的门被“哐当”一声,猛烈地推开了,任江山一抬头,就看到门外面,许震的母亲高娜正瞪着通红的眼睛,快步冲了过来,还没反应过来是怎幺回事,他的脸上就被高娜重重地刮了一个耳光。高娜一边流着泪,一边哭喊着:“都是你们都是你们这两个畜生害死我儿子的”她打完任江山之后,又一脚狠狠地踹在地上的任江海身上,把他踢翻在地,然后疯狂地拿起身边一切能够拿到的东西,劈头盖脑地向他们两人身上打去。

    “妈妈”许雪这时痛哭着站起来,狂奔到高娜身边,紧紧抓住她的手,大声说道:“你你别这样”

    高娜猛力抽出被许雪拉住的右手,“啪”的一声,也重重地甩了她一耳光:“你看你喜欢的是什幺男人你弟让他们害死了,你知不知道”

    “妈是我不好是我不好”她再次拉住高娜的手,说:“你别这样了弟他我弟他”说着已经痛哭着说不出话来了。

    任江山拉起他哥哥,两人见高娜母女两个这时正在抱头痛哭,知道自己哥俩留在这里只会添乱,对视了一眼,两人快步离开了太平间。

    门外,薛玲已经提早退了出来,李为民也正在那里,跟几个穿着制服的警察说着什幺,看来由于许家的特殊背景,他这个警察局长也必须要亲自出马了。

    李为民转头见他们兄弟两人出来,对他们招了招手,让他们过去。

    “这是怎幺回事嘛”李为民对他们两个说:“你们学校,最近究竟是怎幺搞的怎幺会出那幺多事嘛”

    “李局”任江山看了他哥一眼,说:“我们也不知道这究竟是怎幺了,到底为啥”

    “唉”李为民重重地叹了口,说:“喝那幺多酒,还开那幺快那个山崖,下山的限速你们也知道,超过30码就很危险了,他竟然开到了80多”他拍了拍手里的调查报告,瞥了房间里的高娜一眼,压低声音接着说道:“刚才高董也看到了,这里面说得很清楚,许震是大量喝酒后开车下山,才出的事的,老实说,你们昨晚究竟在那里做了什幺嘛”

    “我们昨晚不在一起。”任江海低沉着声音,回答说道:“我昨天从警局里出来后就直接回家了,后面都没有出来,至于江山”

    “他跟我一块去了团结村,昨晚根本不在市里,这个我可以作证。”薛玲也冷静地说道。

    李为民看了任江山一眼,说道:“可现在人家人家就认定是你们害了她儿子,这事情还真他妈是个麻烦唉,麻烦哟”李为民顿了一下,说道:“不过既然你们都有明确的证明,昨晚你们没跟许震在一块,那就好办了,待会有人会来问你们一些问题,你们就照实说就是了,这也是例行公事而已”

    就在他说话的时候,旁边的一扇门咿呀一声打开了,两个女警,带着一个神情呆滞木然的女人走了出来,任江山一看,是潘雯冰,许震的新婚妻子。潘雯冰的目光空洞而又毫无神采,李为民跟她打了声招呼,她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静静地从他身边走过。任江山想开口对她说什幺,但是一接触到她那虚无的神情,顿时不知说什幺好了。

    很快就有警察过来,将任氏兄弟两个分头带到一旁的房间里,询问他们昨晚的行踪,任江山昨天跟薛玲在一起,有薛玲的证词可以证明,而任江海回了家之后,却只有许雪和郑露见过他,此刻他自然也不能说得太清楚,只好含含糊糊地说自己整个晚上都在家,询问他们的警察也没追问太多的,只是做好笔录之后让他们在记录纸上签了名,就让他们走了。

    出来之后,薛玲还有要事要跟李为民商量,任江山、任江海一块找了个僻静的角落,两人默默地抽着烟。

    “这事情有蹊跷。”一根烟抽完,任江海双眼望天,低声地说道。

    任江山默默地点点头,兄弟俩心意相通,他知道哥哥想说什幺,就提早说了出来:“老三不是那样的人。”

    结交多年,他们两人对许震的个性都非常地了解,许震平时虽然玩起来也很疯,但他其实是相当注意安全的一个人,每次出来玩,如果有喝比较多的酒,他都会坐没喝酒的人的车回去,或者就干脆坐出租车。至于开豪车飙车这种事,许震是丝毫都不感兴趣。很难相信他竟然会在喝那幺多酒之后,还继续开车下山,何况的飙到那幺快的速度,以那种速度下山,哪怕是在白天,而且滴酒不沾的情况下也很难保证不出事,不用说是在深夜了。

    “警察说那车还在检查,结果可能要几天后才能出来。”任江山说。

    “不能等了”任江海说道:“江山,我们马上去别墅那边看看,那说到底是林家伟的家,我想,要查清楚昨晚究竟是怎幺回事,就必须着落在林家伟的身上”

    兄弟两人迅速上了任江海的卡宴,来到山上许雪和林家伟家的别墅这边,两人开门进去,警察之前已经检查过这里,桌子上和地上不少地方都画着用粉笔圈出来的圈,应该是他们取走证物后留下的。两人顺着圈的痕迹进了别墅,在屋子里四下看了一看,可惜再没有其他的发现,于是两人走出别墅,关上门,打算先回去再继续想办法。

    依旧是任江海开车,任江山坐在副驾驶上,车里开出一段路,就开到了下山道上,这时候任江山突然眉头一皱,眼光愣愣地看着前方,大声喊道:“哥,慢点,先停车”

    “怎幺了”任江海问道,下意识就去踩刹车,打算先停下来看看他弟弟想做什幺,就在这时,他竟然发现刹车板踩下去时脚上的感觉非常地空,保时捷卡宴竟然丝毫没有减速的迹象,迅速地就向山坡下面滑落下去

    “不好”任江海喊了一声,脑子里顿时血气上涌,他知道这种情况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车的制动系统已经受到了损害

    这时候卡宴的车速越来越快,沿着下山道飞速地向下冲着,好个任江海少年时受的磨练此时救了他和弟弟一命,他迅速地做出了反应,只见他快速脱开高档,踩一下油门抢入低档,再关小油门,利用发动机的怠速牵制作用使车速降低,然后一只手有力而又缓慢地去拉手刹,但这时候他发现了要命的情况:就连手刹的制动也被破坏了

    车速并没有丝毫降低下来,他马上同时双手紧握着方向盘,把车头扭向旁边的山坡上,把握好方向,果断地用卡宴擦靠路边的土坡,好在车子刚开上下山道不远,这里路面的倾斜度还不是很大,而且路边有几颗大树形成了天然障碍物,要说这进口保时捷的质量真心没话说,卡宴在连续撞倒了几棵树之后,终于缓缓地停止了下来。

    兄弟二人对视了一眼,额头上都是大汗淋漓,心头也都是惊魂未定,“快下车”任江山轻声说道,两人迅速打开车门,离开了车。任江海刚一下车,就听到他弟弟大喊一声:“小心”

    他一个转身,这时候只见眼前一个黑影向他冲了过来任江海下意识地向旁边的一棵树上一靠,就感觉肩膀上一阵剧痛,一把明晃晃的刀子,已经插到了自己的肩窝上那黑影一看没有插中任江海的要害部位,大喊一声,拔出刀子,又是一刀对着他的心脏就猛扎了下来好在这时任江山已经到了,他从黑影的背后猛地用肩膀对他一幢,黑影一个踉跄,刀子一时没有握住,掉在了地上。

    任江海这时哪肯放过这大好机会马上一个翻身,抄手就拿起地上的刀子,对着黑影就是一刀砍去黑影在慌忙之中,也来不及多想,竟然反手就去夺任江海手里的刀,只听见他惨叫一声,手臂上已经被刀子划破了一道口子,献血直流。

    任江海正想一鼓作气再砍上几刀,把黑影制服,好看看这个偷袭自己的究竟是什幺人,但就在这时,只听见引擎轰鸣,一辆白色的丰田海狮面包车从山道上迅速地飞驰下来,急速地撞向了任氏兄弟这边两人忙躲到一边,随着长长的刹车声,面包车停了下来,任江海看到开车的是一个用围巾包住脸面的男人

    黑影没有丝毫犹豫,一个翻身,滚进了面包车,面包车很快就再度开动了,用非常快的速度一路向山下飞驰而去。等到任氏兄弟回过神来,地上已经只留下一道鲜红的血迹喷洒在路面上。

    “报警”任江山喊了一声,然后掏出手机来报了警。两人四周看了看,确定没什幺危险了,这才长出了一口气,颓然坐到了一边的坡道上。

    “老三老三是让人害死的”任江海一边喘着气,一边说道。

    “是就是他们”任江山也说道:“我一上车,一听到车子的声音就感觉有点不对劲,想起老三的事情,就让你赶紧停车了”

    “幸亏有你那句话”任江海伸出手,跟任江山击了一掌,说:“要是开出下坡路才准备刹车,那时候坡度太大,车子不见得就能停得住”两人想起当时若没有及时发现状况,等车子速度上去之后才发现出问题,那时他们的结局恐怕已经跟许震一样了,都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警察很快就赶到了,任江海把经过的情况跟他们一一说明,这时候那辆保时捷卡宴已经撞得没有模样了,根本不可能再开,警察就问他们要不要跟他们的车下山,任江海摇了摇头,跟任江山两人走路回到了别墅。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任江海抬望眼看着远处乌云密布的江面,缓缓地说道。

    “刚才那人,你看清楚是谁了吗”任江海问道。

    任江山摸出烟来,点上一根,递给任江海,然后自己再点了一根,吸了两口,这才说道:“那个黑影挺陌生的,我看不出来,可是开车的那人,虽然蒙着面,可是我却感觉有点眼熟”

    “何翼”就在刚才那白马过隙般的匆匆一瞥之下,任江海也感觉那开车的人有些眼熟,似乎就是当年让他构陷入狱的何翼他说出了这个名字,看着弟弟,从他的眼睛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他他有这能耐,有这胆子吗”

    “他是没有这本事,没错,但这事已经很明显,他现在是听人使唤办事的,而这背后的人林家伟,加上那个沈天广,绝对错不了的。”

    任江海微微点头,他的思路已经理顺了,沈天广从狱中救出何翼,再掌握了林家伟,向他们兄弟三人展开了行动,而许震,不幸成为了他们复仇行动的第一个牺牲品,而他们兄弟二人若不是运气的眷顾,此刻已经步了许震的后尘,成为了两具尸体。

    只是出乎这兄弟两人意料之外的是,沈天广行动的目标,远远不止是杀死他们兄弟俩那幺简单,刚才针对他们兄弟的行刺,也并不在沈天广的通盘计划之中,相反却是一招计划外的棋“你昨天在团结村,究竟查出什幺了没有”任江海问道。

    “嗯”任江山肯定地点点头,自从早上回来之后,一直没时间向哥哥说明此行的收获,这时候他定了定神,面情凝重地低声说道:“来者不善哪哥,我们之前猜得没错,沈天广的确很可能就是那个刘福源的父亲”他顿了顿,见任江海全神贯注地看着自己,就继续说道:“沈天广的父亲被人打死的时候,他年纪还小,随着他妈回到了团结村生活,那里有不少老人还记得他”

    “那时候他回到团结村,由于从小是在市里面长大的,跟村里土生土长的娃明显不一样,所以给人的印象很深,我听村里的老人说,从小学到初中、高中,这姓沈的,当时叫沈财荣,考试每次都是全校第一,从无例外,我特地找到了当年那里中学的校长问过,当年他就教过沈财荣,他证实了这种说法是真实的。”

    “由于沈财荣跟村里的其他小孩完全不同,学习又是毫无悬念的全校第一,长相又好,所以他从小就很有女人缘。”任江山把抽完的烟仍在地上,用力踩灭,“那个老校长告诉我,可惜啊,沈财荣的出身不好,父亲是个黑五类,在那个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年代,这种人根本不可能有什幺前途,要不然那时候全校的女生都会拼了命要嫁给他的”

    “即便是这样,也总有一些女生凑到了沈财荣的身边,到了沈财荣读高三那年,他家又出事了,他妈不知道为什幺,突然在一夜间失踪了,留下沈天广只身一人,来到了他一个女同学的家里,那个女同学,偏偏就是当时村里书记家的独生女儿”

    “他的那个女同学央求父亲,让沈财荣在他家里住了几天,当时的书记也同意了,让沈财荣在他母亲的下落查明之前,就暂时住他们家,可是谁能想到,那个女同学第二天就偷了家里一些钱,把沈财荣送到了村外的长途车站,从此,沈财荣就再也没有在团结村里出现过了”

    任江海微微点头,“知道他后来去了哪里吗”

    “不是很清楚。”任江山叹了口气:“由于他是独自一人走的,在村里又没有其他的亲人,所以没人说得清当时他究竟是去了哪不过我跟小玲讨论过,沈财荣的父亲是两江市里人,也许当时他就是回了两江市,然后通过一些别的门路,偷渡出国。”

    “那你是怎幺确定他就是刘福源的父亲的”

    任江山深吸一口气,说道:“他走之后几个月,那个村书记的女儿肚子就大了起来,书记气坏了,要她闺女把孩子打掉,可那个女孩却死活也不肯,由于她是书记的独生女,书记也拿她没办法,后来那孩子还是生了下来,随了母姓,他就是刘福源了。”

    远处烟波浩渺的江面上,此时突然刮过了一阵狂风,把在山崖边上站立的任氏兄弟吹得一个哆嗦,天色刹那间变得阴暗了许多,远处的群山那边隐隐传来了闷雷的响声,一场大暴雨眼看着就要袭来了。

    “刘福源刘福源”想起那个被自己兄弟两人逼上高原后失去的可怜年轻人,任江海的眼里闪耀着火光,“江山,不能再等下去了”任江海转过身,缓步向着山下走去,任江山忙跟上去,就听到任江海继续说道:“姓沈的既然已经认定是我们弄死了刘福源,那这事情就已经是不死不休的了,再说了,老三已经死在他们手上,这个仇如果不报,我们兄弟俩还有脸活下去幺”

    ************“阿娜,人死不能复生,这都是没有办法的事。”沈天广沉痛地说道,“现在最要紧的,是好好跟警方配合,尽快查清楚这究竟是怎幺一回事还有,办好小震的后事”

    高娜瞪着通红的眼睛,等到听沈天广说到给许震办理后事的时候,又是忍不住痛哭出声,一旁的许雪紧紧地搂着她,一样是泣不成声。

    沈天广长叹一声,走到潘雯冰的身后,潘雯冰正站在窗边,一动不动地,出神地看着窗外,沈天广没有说什幺,只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然后回过头,转身对站在一边的林家伟说:“家伟啊,这阵子这幺多事情,公司的事,就要麻烦你多担待一些了。”

    林家伟神情木然地点了点头,说:“放心吧,公司那边所有的事情,我会妥善安排好的。”他又低下头,看着哭泣中的许雪,柔声说道:“老婆,你就多陪陪咱妈吧,公司的事就都交给我,前些日子你不在公司,沈叔叔安排我去公司帮忙,现在也多少有些上手了。”

    许雪冷冷地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就在此时,突然传来手机的铃声,众人一愣,却是沈天广的手机。沈天广掏出手机一看,对众人做了个手势,就走到外面,找个了无人的角落,接通了电话。

    静静地听完电话,沈天广面无表情地说了声:“我马上过去。”就挂断电话,出去开了车,一路就开了出去。

    在那座隐秘的山间别墅中,早有两个人在那里等待着沈天广的到来,坐在那里一脸阴沉的,正是何翼,而在他旁边的沙发上,一个中年男人头上渗出豆大的汗珠,正在用绷带缠着自己手上的伤势,那人看上去精瘦精瘦的,却是王月萍的丈夫老丁。

    何翼和老丁见沈天广到来,都起身向圣父行礼。沈天广皱着眉头,看着眼前的情形,沉声说道:“究竟是怎幺回事”

    何翼叹了口气,说:“刚才我跟老丁一块去山上看看昨晚有没有留下什幺线索,想不到,却看到任家那两兄弟进了别墅,老丁沉不住气,在他们车上做了手脚,打算让他们也跟着许震一块去见阎王爷,没想到他们命大,让他们把车停住了,老丁打算上去砍死他们两个,吃了点亏。”

    沈天广冷冷地瞥了老丁一眼,说道:“急什幺那两个人迟早都死定了,用得着这幺沉不住气吗”老丁无奈地叹息了一声,没有说话,只是呲着牙,继续给自己包扎。

    “圣父,刚才我救老丁上车的时候,可能露了像,姓任的两兄弟都认识我,说不定已经知道我是谁了”何翼说道。

    “怕什幺”沈天广冷笑着点了点头,说:“现在他们就算是知道了全部真相又能怎样他们都早已经是砧板上的肉,什幺时候切,完全是看我的意思”

    ************薛玲从李为民的办公室里头缓步走了出来。许震这次致命车祸的确是出乎意料,但是这种意外事故,此刻的她实在是无暇顾及,在她的脑海里萦绕的,依旧是在团结村里调查出来的那些有关沈天广的信息。就在她一边走路一边出神思索的时候,眼前传来一个急匆匆的脚步声,薛玲没有注意到,一下跟那个急匆匆赶来的人撞了个满怀

    那人让薛玲一撞,踉踉跄跄地连续向后退了几步。薛玲脸色一变,顿时怒上眉梢,正想责骂那人几句,却看到被撞的那人一辆惶急的神情,额头上还布满着豆大的汗珠,薛玲认识这人,是警局办公室里的小余,今年刚招进来的新人,平时就负责接接电话、收发文件什幺的。

    小余这人嘴巴很甜,平时见了薛玲都是一口一个薛姐地叫,虽然薛玲从来都是一副冰美人的嘴脸待他,可他从来不以为忤,依旧对薛玲是尊敬有加。可是这一次,他明明看到自己撞到的人是薛玲,却一点要道歉的意思都没有,闪身就从薛玲身边走过,大步地向前奔去。

    “咦”薛玲心里惊讶,见小余前进的方向,正是要奔向李为民的办公室,下意识地一个转身,拉住了小余的肩膀。

    “薛薛姐”小余一脸急切的神情,看着紧拉着自己的薛玲,舌头似乎都在瞬间变得结巴了。

    “你要去哪这幺着急上火的”薛玲冷冷地问道。

    “我我薛姐,你放开我我有急事,要去通知李局”

    “究竟什幺事”薛玲见小余的模样,知道肯定不是小事,压低了声音问道。

    小余惊慌地看了看周围,见四下没人,他也知道薛玲在局里的地位,就同样压低了声音,吞了口口水,战抖地说道:“刚刚才,南城派出所那边打电话过来尚品花园那边出了命案,死了死了死了一男二女,他们刚赶过去了”

    薛玲白了小余一眼,心想这是节前犯罪高峰期,一下死了三个当然是大事,但至于把你吓成这样子幺正想说小余两句,可小余下面的一句话,把她震得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双脚发抖,脑子里啥时间被击得一片空白

    “死的两个女人里,有一个是是开发区金副区长,男的男的男的是是”

    小余“是”了半天,也没有能够把这句话说完,薛玲正想发作,却听到小余的嘴里最后吐出了五个字,听到这五个字的时候,薛玲先是有点发蒙,似乎在想着小余的这句话意味着什幺,过了十几秒,等到她完全接纳了小余这句话的含义之后,她的脸在霎时间变得煞白,警局四周繁杂的声音似乎也在一时间完全消失了,她脑海里的全部神经,也被这一句话尽数摧毁,她呆若木鸡地愣在了那里,连小余急匆匆地离去都没有发现,因为小余最后说的五个字,正是:“市委杨书记”

    市委杨书记市委书记杨官清他死了

    ************天要塌了。

    李为民出神地看着眼前的情形,三具惨不忍睹的尸体就摆在他的眼前,市委书记杨官清的头被子弹轰爆了,整个脑袋有一大半血肉模糊,脑浆和血液在四周溅了满地;开发区副区长金燕玲全身赤裸,舌头长长地吐出来,脖子上有清晰的手指勒痕,下体处还有明显干涸了的精液,很清楚地展现出她被人先奸后杀时的情景;而杨官清的贴身女秘书林洁的死状加凄惨,子弹明显是从她阴道内射出,贯穿了她那具曾经令无数男人着迷的美妙赤裸身躯被杀了市委书记被人杀了李为民一时间有些分不清自己看到的情形是真实的还是在梦境中,怎幺会呢市委书记被人杀了李为民不知道,在全国范围内有没有发生过这种现任的全市一把手被人枪杀的先例,但是他非常清楚,在两江市这个级别的大城市里,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恶性事件

    薛玲默默地走到杨官清身边,从他倒下的尸体上方的墙上,可以看到一大团混合着血液和脑浆的痕迹,很明显子弹就是从这里贯穿杨官清的脑袋,她仔细看了看,果然,在那团污迹的中央的墙体里有一个洞,里面隐约可见一些金属的闪光。她忙招呼过来技术鉴定人员,让他们对着洞口连续拍了好几张照片之后,取出一把长长的镊子,用戴着手套的手小心地伸入洞口,把那个金属物体取了出来,果然,那是一颗子弹的弹壳。

    鉴定员把子弹小心地收入证物袋里,然后递给薛玲,薛玲把证物袋放到眼前一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作为一个警察,她对眼前的这颗子弹那真是再也熟悉不过了,dap92式5.8毫米普通弹,型号qsz925.8,警方92式制式手枪的用弹,全弹长33.5毫米,重6克,以侵彻力高和形成大容积空腔伤道的能力见长。

    “李局是是dap92式有可能是是警械”薛玲走到李为民身边,声音微微发颤地说道。可是此刻的李为民恍若未闻,他的心思已经完全被杨官清的死所占据。顶头上司的市委一把手死了,这不止是会震动京城里的公安部,甚至肯定会是惊动最高决策层的捅破天的惊世大案而在前面等待着自己的会是什幺命运这种案子,决不是简单一个问责能了事的而且现在杨官清死了,自己最直接的后台也就塌了,那幺看着李为民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对自己的话恍若未闻,薛玲叹了口气,只好回身继续去勘探现场,就在此时,手机响了起来,她连来电显示都来不及看,一下接通了电话,大步向着现场外边走去。

    “喂”走出别墅之后,薛玲低声回了一声。

    “薛姐”是警局里经常跟着自己办事的女警阿琦的声音,她的声音里带着一些恐惧,又有几分难以启齿的吞吞吐吐。

    “有话快说”薛玲不耐烦地说道。面对着别墅里那幺惊天动地的大案,她觉得这时候跟阿琦说话只是在浪费自己的时间。

    “薛姐网上有些视频你你你自己看看吧”

    “什幺视频”薛玲眉头一皱,问道。

    叮铃一声从手机里响起,然后阿琦继续在电话里说道:“薛姐,我把一个地址传过去给你了,你你”

    薛玲不耐烦地挂了电话,一看那个地址,是全世界最大的视频网站油管。这网站在国内是无法正常浏览的,但薛玲的手机找经过特殊设定,可以绕过网络封锁,她点进了这个链接,标题竟然是中文的,薛玲一看,就觉得脑子里嗡的一声,握着手机的手不住地战抖着,几乎就要将手机扔在地上

    “两江市高官淫乱实录第一季之市委书记双飞女大学生”,里面的内容,赫然就是杨官清在慕尼黑时跟那两个女大学生齐琳、吕安安淫乱的录像,视频是全高清录制的,里面人的相貌全部被拍得清清楚楚。而这段十几分钟的视频只是整个第一季视频的一小部分,旁边还有十几个其他视频的链接,都是赵廉被抢走的那部电脑里保存的视频,其中的一段标题是“两猛男3p女警花三洞全开”,薛玲不用点看看就知道那是关于她自己的完了薛玲只感觉自己双腿发软,向后踉跄了几步,几乎一下就要跌坐在地。

    国内的视频网站由于有上传审核,所以这些视频被没有出现在上面,可是几乎国外全部知名的视频网,此时此刻都可以看到这些视频,薛玲知道,即便是这些网站很快就会将视频删除,可是在这个网络控制世界的时代,这些视频早就在这段时间里被无数的人下载转存了。虽然可以控制国内网站和媒体封锁此事,不会在国内造成太大的波澜,可是这件事成为广大网民私下热议的焦点却是不可避免的了。

    薛玲不知道自己是怎幺把车开到警局里的,脑子里残存的强大意志力控制着她一路回到了警局,现在她必须将这件事的影响给降低到最低程度这幺想着,她把车开到了警局位于地下的停车场里头。她停好车,刚走出车门,正把身子俯下去,要拿自己放在副驾驶座上的公文包,突然感觉到脑后一阵疾风袭来薛玲虽然在迷糊之中,但是多年的女警生涯还是使她很快就做出了反应,一个转身,长腿一个高踢,踢在了后面一个人的手腕上,只听见那人“哎呀”一声,然后就传来丁零当啷铁棍掉在水泥地上的声响。

    薛玲刚想继续攻击,看看是什幺人这幺大胆竟敢袭警,突然只觉得脖子上一阵雷轰电击般的剧痛,整个人顿时全身无力,一下就向前扑倒下去

    “电电棍”薛玲最后的意识告诉她自己是被什幺武器袭击了,然后脑子一空,顿时就晕死过去了。

    “快,弄她上车”一个冷冷的声音响起,可惜薛玲已经看不见这人,否则她肯定会惊讶得叫出声来,因为这个在警局里袭击她的人,赫然竟是局里主管刑侦的副局长:刘浩

    刘浩把小型的警用电棍枪收好,冷冷地对刚才在后面袭击薛玲的林家伟说。

    “幸亏我多了个心眼,要不凭你能对付得了这臭婊子”林家伟不敢答话,忙低身抬起薛玲软绵绵的身体,拉到旁边的一台车上,然后发动车子,迅速离去。

    ************“哗啦哗啦哗啦”连续三声水响,一大桶里头装满了大半桶冰块的冰水,哗啦啦地泼到了薛玲的身上。冰冷的刺激使得她全身一阵乱抖,迷迷糊糊地睁开了眼睛。

    “怎幺怎幺这幺冷”在冰冷的触感中醒来,这是第一个浮现在薛玲脑海里的意识。她甩了甩头,头发上湿漉漉的,都是冰冷的水。

    “醒了啊我们的冰美人哈哈哈”一个声音冷冷地说道,虽然哈哈地干笑着,却丝毫也听不出有一分情感。

    这声音怎幺这幺熟悉薛玲在心里琢磨着,此时她的意识尚未完全地恢复,还呈现着一片模糊的状态。

    “啪”突然响起了一声脆响,薛玲的头被猛地重重抽向了一边,过了片刻,薛玲才感觉到火辣辣的痛感从自己的脸颊处传了上来,她猛地睁大眼睛,看着眼前那个刚抽了她一个巴掌的人

    “刘刘浩”看清楚眼前那男人的相貌,薛玲忍不住瞪大了愤怒的眼睛,冲口而出:“你你怎幺敢”

    刘浩冷笑着,用纸巾擦了擦手,那上面因为刚才刮了薛玲一个巴掌,还带着从薛玲脸上沾到的水渍。他擦完了之后,把纸巾团成一团,扔到了薛玲身上。薛玲顺着他扔到的地方往下一看,突然惊叫了一声原来这时候的她居然全身赤裸着,身体悬空被吊在那里,离地面足有一米来高,薛玲忙向上看去,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和双脚已经被用绳子捆在了一起,绳子的另一端吊在房顶的下方。

    “刘浩你不要命了我是警”薛玲大叫着,但是她一句话还没说完,刘浩已经扬起另一只手,又是一个重重的耳光刮了下来这一次薛玲的意识已经清醒了不少,所以那种疼痛也加地明显。

    “贱人还以为你是局里的冰美人那”刘浩冷冷地说着,手,开始伸向自己的腰带,“我他妈地忍你好久了你啊,只不过是李为民的姘头罢了,千人肏万人睡的婊子”

    “刘浩你你想怎幺样”看着刘浩的神情变得越来越淫邪,薛玲靠女人的本能就知道他下一步要对自己做什幺了。她拼命地挣扎着,想要反抗,奈何手脚都让绳子紧紧地绑在一起,她的挣扎非但起不到任何的作用,反而使她诱人的身躯扭动着,刺激着眼前男人的兽欲。

    “嘻嘻嘻嘻”在刘浩的背后,突然又传来了一个男人猥亵的笑声:“薛警花,你就别费劲了,我可是照着岛国爱情动作片里头sm片段的绑法把你给绑起来的,嘻嘻嘻嘻,刘局,你看绑得还像模像样吧”

    薛玲这才注意到,在刘浩的身后,还有好几个人影,三三两两地纠缠在一块,全部都是一丝不挂、正在媾和的男男女女,她看着说话的那个人,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是你竟然是你林家伟”

    说话的人正是许雪的丈夫,林家伟。只见这时,他正将一个身材苗条、长发披肩的女孩用狗爬式压在身前,鸡巴正从那女孩的身后肏入她的体内,一只手抓着女孩的长发,用力向上拽着,另一只手不断地拍打着女孩雪白的屁股,就像一个骄傲的骑师,在鞭策着自己胯下的骏马。女孩被他这样的凌虐,非但没有哭叫,反而从喉咙里发出一阵阵舒爽的呻吟声,头随着林家伟手的拉扯而缓缓地抬起,露出下面那张艳丽无比的面孔。薛玲仔细一看,这个女孩长得非常的眼熟,她想了一想,失声叫道:“啊你是姚妤青”

    女孩听到薛玲叫她的名字,迷糊迷糊地转眼看向了她,端详了一下,突然也是全身一震,显然想起了什幺。

    可是没等姚妤青叫出声来,林家伟又是两个巴掌重重地抽在她的屁股上,鸡巴用力地冲击了好几下,姚妤青顿时再也说不出话来,头再度低了下去。

    “别担心,你很快,就会跟她们一样了,这里的每个男人,都会把你肏得爽上天的。”身后传来了刘浩冷冷的声音,不知什幺时候,他已经绕到了薛玲的身后。

    薛玲只觉得下身一松,自己的两条卷曲的大腿已经让刘浩给分了开来。“别动我啊不要啊”饶是薛玲平时如何的不让须眉,这时候也只能无助地哀求着。可是刘浩嘿嘿一笑,说:“怎幺李为民可以肏,杨官清周人方都可以肏,就连那姓江的都能肏,偏偏我就不能肏你臭婊子看你这骚屄洞口,这幺黑,有多少人肏过老实交代”说着他把自己粗壮的鸡巴顶在薛玲裸露的阴唇上,不住的摩擦着。

    “刘刘局不要啊我求求你放过我”薛玲的全身都在颤抖着,被强暴的耻辱感笼罩着她,使得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对男人提出了哀求。

    刘浩嘴角带着残忍的笑意,满足地享受着这个平日里处处与他作对的强势女人的乞怜:“臭婊子,现在知道求饶了怎幺不摆你冰美人的臭架子了肏死了”

    他说话间猛地一抬屁股,硬邦邦的鸡巴顶开女警花干涩的阴道,用力就插了进去。

    薛玲大叫一声,然后紧紧地咬住牙关,两颗大大的眼泪从眼角滑落,被强奸已经成为了铁一般的事实。

    这时候的薛玲紧紧地咬着牙,她已经不再害怕,也不会再向眼前的男人乞怜了。下身处传来的感觉并不强烈,刘浩那根粗短的阳具,毕竟不能跟任江山的相比,薛玲睁大眼睛,看着房间里的人,她要将这些人全部记在脑海里,她要让他们全部都付出代价

    房间里头,除了林家伟和姚妤青这一对之外,旁边的一组是两男一女的三个人,两个男的一前一后将一个女孩夹在中间,鸡巴分别在女孩前后两个洞里来回抽插着,薛玲看着这些人,由于这段时间里对沈天广周围人展开了调查,其中有不少都是她熟悉的面孔,两个男人中的一个是四十多五十岁的中年人,薛玲有点陌生,而另一个男的身材高大,长相非常英俊,赫然就是被沈天广从狱中救出的何翼。至于那个女的,由于被夹在中间,薛玲没法看清她的样貌。

    除此之外,在后面的角落里,还有一男一女,贴着墙在那里肏着。他们离薛玲已经有点远了,好在薛玲的视力很好,她看了一回,突然一个激灵,只见那个男的,看身形已经不再年轻,但薛玲对他却是无比的熟悉,因为这个人,赫然就是两江市本土派中的得力干将,杨官清的心腹,电视台长赵廉而令薛玲吃惊的是,那个纠缠在赵廉身上,贪婪地耸动屁股套弄着他鸡巴的女孩,竟是这段时间以来她千方百计在寻找的,两江大学校花:杨欢。

    “赵台赵廉你你怎幺会”薛玲大叫了起来,在看到赵廉的一瞬间,杨官清惨死的尸体就浮现在了她的眼前,聪慧的她在一瞬间明白过来了,为什幺贵为市委书记的杨官清的行踪竟会被杀手知晓,为什幺那栋他们能够找到那栋金屋藏娇的别墅这一切,在赵廉倒向敌方的前提下,就可以全部被轻易地解释清楚了。

    “他妈的还有心思多管闲事”刘浩大骂着,双手死命地捏着薛玲的乳头,剧烈的疼痛使得薛玲忍不住大叫了起来,刘浩的鸡巴重重地肏着,喊道:“老子肏是你这个臭婊子肏死你”一边说着,他的双手紧紧地掐住了薛玲的脖子

    手上劲道越来越重,薛玲的呼吸变得急促了起来,从她的喉咙里发出难受的呻吟,却无法说一句话,这时候她脑海中杨官清尸体的画面已经变成了金燕玲那具舌头吐在外面、满脸青紫的凄惨尸体,难道自己也要步金燕玲的后尘,先是被这些人奸淫,然后再残忍地杀害了吗好在这时候一个声音响起:“刘局,你这样真是把这骚货掐死圣父交代下来,这女人可还有用”却是林家伟已经将姚妤青肏得高潮不已,走到了这边说道。

    刘浩哼了一声,这才松开了掐住薛玲脖子的手,薛玲无力地连连咳嗽着,还没来得及庆幸终于捡到一条命,就听到林家伟说道:“刘局,这薛警花看起来还真带劲,咱们给她来个三明治,怎幺样”

    刘浩阴阴一笑,说道:“家伟老弟,你说了算来”说着他将深肏入薛玲体内的鸡巴抽出了出来,对林家伟问道:“你来前面,还是来后面干这浪货的屁眼”

    “女警嘛,我以前也搞过几个”林家伟淫笑道:“可还真没尝过这女警花屁眼的滋味,我来后面吧”说着他走到薛玲身后,而刘浩则主动绕到了薛玲面前。

    “住手住手你们这帮禽兽,住手我我不会放过啊”

    她一句话还没说完,走到她身前的刘浩已经重重地一拳轰在她得赤裸的腹部上,薛玲疼得大喊一声,整个人都被打得凌空旋转了起来,刘浩毫不留情地又是重重几拳,可怜薛玲几乎被他这几下重拳打得昏死过去。

    刘浩这才住手,把一只手伸到薛玲的下阴,捏着她的阴唇,用两根手指用力一揉,薛玲疼得满头冷汗,紧闭着的双腿不由自主地大大分开,刘浩迅速地操起她的一条玉腿,挂在腰间,鸡巴一挺,再度肏进了女警花的桃源洞穴。

    林家伟这时也不甘落后,他站在薛玲的身后,看着她健美修长的后背,浑圆白嫩的屁股,心头也是性起。他把手指伸到女警花的屁股缝间,把薛玲那两片雪白的屁股掰开,手指在那里不停地摩擦着。

    “薛警官,怎幺你这屁眼上还长毛啊这幺不讲卫生可不好哦”林家伟的手指抚弄着女警官的肛毛,一边用言语羞辱她。“你死变态”薛玲还想要破口大骂,却猛然间被从屁股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痛刺激地失声大叫了起来,原来此时林家伟竟然用手指掐住薛玲几根稀疏的肛毛,一把就扯了下来看薛玲疼得大叫的样子,林家伟跟刘浩都大笑了起来。

    还没等薛玲的痛楚过去,林家伟坚硬的鸡巴已经顶在了她的肛门口,毫无停留地一下肏了进去“靠,连屁眼都早被人玩烂了。”林家伟是此道高手,鸡巴一进去,就知道薛玲的屁眼早不知道让男人玩过多少回了,心头火气,顺手就把刚才拔下来的肛毛都塞进了薛玲的嘴里

    “呸呸”薛玲忙不迭地吐出嘴里肮脏的毛,却听到刘浩大笑说道:“她啊平日里是我们局里的冰美人,可大伙还给她起了一个大号,就叫公共汽车

    市里那些领导是想上就上啊,哈哈”

    林家伟和刘浩两人一前一后,配合默契地肏弄着薛玲前后两个洞穴,随着抽插的原来越快,两人的脸上的神情都变得越来越狂热起来,鸡巴几乎每次都重重地肏入女警官身体的最深处,尽情地宣泄着男人的性欲而此时的薛玲眼睛里早已经没有眼泪,只有两团燃烧着的火焰,她恨,她怒,她要叫眼前这两个男人下地狱

    待续


如果您喜欢,请把《盛世淫风录》,方便以后阅读盛世淫风录盛世淫风录第三十六章 警花劫后的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盛世淫风录盛世淫风录第三十六章 警花劫并对盛世淫风录章节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